古月娜被强奸

古月娜被强奸

冬月伤寒,身热五日,人即发厥,人以为寒邪已入厥阴也,谁知是肾水干燥,不能润肝之故乎。 况健土之品,无非补肾之味,肾得补而真阴生,龙雷之火自仍归于肾脏。

治法必须通脾中伏热,而下其瘀血,则痛可立除也。水火既济,何至有肢体骨节生痛,手足生寒之病乎。

二剂诸症尽愈,不必三剂。盖不宜吐而误吐,以成至危之症,则当深思安吐之方,舍转气之法又将何求乎。

四味乃补水之药,又能于水中泻火,且不损伤肾气,则肾火自降。 与其暑去而后补阳,何若于邪旺之日,而多用之,正既无亏,而邪又去速之为益哉。

 心畏肾邪,而又不敢明彰肾之过,白变黑,赤白难分,毛发直竖,非怒极之验乎。 无奈人过于作强,将先天之水,日日奔泄,水去而火亦随流而去,使生气之原,竟成为藏冰之窟,火不能敌寒,而寒邪侵之矣。

况柴胡原足以舒少阳之气,而茯苓、甘草、半夏、陈皮之类,更能调和于阳明、少阳之间,邪无党援,安得而不破哉。人有呆病终日闭户独居,口中喃喃,多不可解,将自己衣服用针线密缝,与之饮食,时用时不用,尝数日不食,而不呼饥,见炭最喜食之,谓是必死之症,尚有可生之机也。

Leave a Reply